想象的监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一千字看提香

作者:ca88官网

有位朋友留言说很喜欢看这篇文章,指出:

​之前说过要回顾、总结肯尼思·克拉克爵士(请允许艺术君将他老人家简称为SKC,即Sir Kenneth Clark的缩写)的绘画赏析。

图片 1

艺术哲学文学历史就有灰常紧密的联系和相互的影响。

SKC每篇赏析翻译下来都在4000字-4500字,想要浓缩成千字左右,难。

Carceri d’Invenzione, 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 1749, Etching and sulphur tint, 55.3 x 41.9 cm, Various locations

艺术君也这么想,所以就想着一鼓作气把全文的第三部分翻译完,没想到翻到最后,发现有这么一句话:

从SKC,到《艺术的力量》的作者西蒙·沙玛,艺术君发现他们的文章有个特点:很难强行划段落、找中心。中学语文老师教的那点儿玩意儿,到这儿都是白给。文章各个部分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呼应,有时即便是一句话,其中某个字都难以删减。正如之前艺术君之前提到的杰出艺术品的一大特色:浑然天成。

想象的监狱,乔瓦尼·巴蒂斯塔·皮拉内西,1749年,硫化上色蚀刻版画,55.3×41.9厘米,多个地点

当我们求助自然法则来解释某些现实特性时,比如光、重力、时空之间的关系,我们并没有给出因果层面的解释,因为我们没有声称一部分现实以某种方式导致另一部分现实。这些法则解释的,或者说部分解释的,是理所当然受到因果律影响的现实中更深刻的事实。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我将会提问这些解释能够深入到什么程度。

东坡先生有言:好文章

作为铜版画家、建筑师、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乔瓦尼·巴蒂斯塔在罗马制作了14块版画,展现出想象中的监狱场景,对于时人来说,这些场景可能过于超前了。这些室内场景非凡瑰丽,包括迷路的囚徒、刑讯的装置,还有充满幻象、看不清具体建筑形式的空间。

此处删去艺术君波涛汹涌的悲愤心情一万字。。。。。。

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

此幅作品是这个“想象的监狱(Carceri d’Invenzione)”系列中的第七块,制作于1749至1750年。构图紧凑,展现出艺术家早年作为舞台场景设计者的职业培训成果。

好啦,没那么严重,只是“伐开心”而已……

所以,艺术君做断章取义的事,无异于抽刀断水,更甚于烹琴煮鹤。

皮拉内西因其对古代罗马建筑的了解广为人知,他把自己对古典遗迹的知识转化为更为个人化的艺术动力,将这些内部场景变为比喻性质的语言,表达出他对当时的设计方式的不满,制作这些幻象,也是他对当时还很模糊的法国学院派建筑理念的反抗和拒绝。

Anyway,请允许艺术君更正一下,是这篇文章的上篇的第三部分,下篇,艺术君争取一次搞定。不再拖了。

然而还是要回顾,不是为了有多少人看,是为了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感悟。过程,就是意义。写东西,一切意义都在于写作的过程。

直到现在,“想象的监狱”系列蚀刻板画仍是18世纪艺术宝库中最惊人的作品之一,很多此后的艺术家,包括戈雅、蒙克,到超现实主义者到英国作家马温·皮克(Mervyn Peake),再到英国现代最卓越的现实主义版画大师弗兰克·勃朗琼(Frank Brangwyn),都受到这个系列作品的灵感启发。它们也影响了日耳曼表现主义电影的布景设置,包括费里尼1972年的《罗马》,以及雷德利·斯科特的1979年的《异形》第一集。

如果不是因为艺术君的翻译而读不下去的同学,请不妨看看题图中帕菲特说的话。。。

木心先生有言:“我曾见的生命,都只是行过,无所谓完成。”所以,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如果是因为艺术君的翻译让你读不下去,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去看帕菲特原文。

如是而已矣。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中的文字,是艺术君自己加的,

进入SKC赏析提香之《基督下葬》。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    ※

※    ※    ※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再思考另一个大相迥异的观点。柏拉图、罗马新柏拉图派哲学家普罗提诺和一些人认为:我们的宇宙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的存在是善的。即便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拒绝这个观点,问问它是否有道理也是值得的。如果它有道理,这也许表明有其他可能性。

图片 2

这种“价值支配论” (Axiarchic View)观点可以表现为神学形式。它提出:神存在,是因为他的存在是善的,而我们的宇宙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神让它得以存在。但按照这种解释,神,或者说造物主,就是多余的了。如果神能够存在是因为他的存在是善的,整个宇宙也可以由此推论。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神学家反对“价值支配论”,并且坚持神的存在就是一个毫无争议的事实,不需要任何解释。

SKC开篇指出:提香善于融合光影和主题的双重戏剧性,并将宏伟的主题落实在每一笔细微的描绘过程中。

【Axiarchic View 的翻译,来自Jim Holt《世界为何存在?》台湾译本。该书作者Jim Holt是美国著名科普作家,纽约时报专栏撰稿人,遍访各大哲学家,想要回答那个问题,帕菲特就是受访者之一。此书北京大学出版社已经有简体版。】

同时,他能在构图上将人物有机联系起来,在本作品中,克拉克指出:

简化为最简单的形式,该观点可以分为三个主张:(1)如果现实符合某种方式,就是最好的;(2)现实就是符合那种方式;(3)(1)可以解释(2)。(1)就是常见的评价性主张,类似这样的主张:苦难越少就越好。“价值支配论”假定,我想是以正确的方式,假定这样的主张在很大意义上是正确的,(2)是常见的经验性或科学性主张,虽然是以一刀切的方式表达的。这种观点的独特之处在于主张(3),其中认为(1)可以解释(2)。

基督身体的实际形体,虽然我们知道他就在那里,但在构图中没有太大作用。他的头和肩膀消失在阴影中,主要造型来自于他的膝盖、脚和腿上缠绕的白色亚麻布。它们构成了窄窄的、不规则的三角形,就像一张被撕坏的纸,它们从缠绕的布延伸到圣母的衣服,同时甚至扩展到了整组人物的构图。

本文由亚洲城ca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亚洲城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