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争议即将上拍,镇馆之宝

作者:ca88官网

 一幅充满争议的画作即将上拍

武汉博物馆收藏的这对清代碧玉海晏河清烛台(见图),造型雷同,通高22厘米,底盘直径13厘米,均以整件碧玉碾琢雕刻而成,都是由上中下三个部分组成,并无拼接。上部为三层圆形蜡扦承盘,由大到小自上而下,盘缘雕刻海浪纹、连珠纹。盘中的蜡扦下粗上尖,形如针锥,用于插放固定蜡烛。中部为一只站立的大雁造型,身形高大健硕,几乎占据了整件器物的二分之一。大雁头顶承盘,嘴衔宝珠,挺胸收腹,神态安详,温和柔顺,粗壮的双足踏在龟背之上,圆睁的双目炯炯有神,羽翼丰满,作展翅欲飞状。下部为洗式底座,盆状,下有三足。内高浮雕一龟,昂首作爬行状,仿佛浮游于茫茫大海之上,形象逼真,动态十足,与绕身的蛇组合成玄武之像。玄武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灵兽,与青龙、白虎、朱雀一起组成传统文化中的四象,为龟蛇合体的北方水神,故海晏河清的题材中用到了玄武。底座外圈壁浮雕莲瓣纹饰,内壁刻海水纹,仿佛波涛浪涌,与器物“海晏河清”的主题极其契合。

图片 1 图为晋侯鸟尊。山西博物院供图

这幅《著色山水图》真是王维画的吗

图片 2

9日,在参加了为期10天的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特展《寻真——北京大学考古教学与科研成果展》后,被誉为山西博物院“镇馆之宝”的晋侯鸟尊平安返回太原市,此次随晋侯鸟尊返回的还有其尾部象鼻本身残缺的残件。

人闲桂花落何处,夜静春山哪曾空?

清 碧玉海晏河清烛台

晋侯鸟尊年代为西周中期偏早,出土于位于山西省曲沃县的晋侯墓地。自1992年春,北京大学和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组成的考古队对其进行了连续抢救性发掘,到2000年底,19座墓全部清理完毕。

中国“文人画”鼻祖、唐代著名诗人和画家王维与一幅名为《著色山水图》的古画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前者已经“寻空”而去,后者即将亮相6月16日举办的匡时春季拍卖会夜场。在昨天举行的说明会上,拍卖方表示此画是“目前可以看到的最接近王维的一件作品”。

海晏河清出自唐代诗人郑锡《日中有王子赋》中的名句“河清海晏,时和岁丰”,意谓浑浊的黄河水边清澈了,大海没有浪而风平浪静,比喻国泰民安、盛世太平,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潭州水西南台道遵和尚》中亦有“一言启口,震动乾坤,山河大地,海晏河清”的描述。这对碧玉海晏河清烛台取“雁”与“晏”的谐音,加上波涛汹涌的海水纹饰及龟蛇合体的水神玄武,形象地呈现出“海晏河清”的美好寓意。

晋侯鸟尊高39厘米,长30.5厘米,宽17.5厘米,整个鸟尊以凤鸟回眸为主体造型,头微昂,高冠直立。禽体丰满,两翼上卷。在凤鸟的背上,一只小鸟静静相依,并且成为鸟尊器盖上的捉手。凤尾下设一象首,象鼻内卷上扬,与双腿形成稳定的三点支撑,全身布满纹饰。

“匡时”:这是最接近王维的作品

图片 3

图片 49日,在参加了为期10天的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特展《寻真——北京大学考古教学与科研成果展》后,被誉为山西博物院“镇馆之宝”的晋侯鸟尊平安返回太原市,此次随晋侯鸟尊返回的还有其尾部象鼻本身残缺的残件。山西博物院供图

就《著色山水图》为王维之作的问题,在拍卖说明会上,“匡时”公司就三个问题进行了阐述。

清碧玉海晏河清烛台侧面

晋侯鸟尊所在的114号墓,因盗墓者曾使用炸药对其进行盗掘,遭到了较为严重的破坏,鸟尊出土时已经残破,经北京大学专家拼合、除锈、复原,重新呈现于世人面前。在当时的清理过程中,未发现鸟尊尾部象鼻其中的一段。也正是因为这关键性的一段缺失,自鸟尊修复完成后,认为鸟尊的尾部象鼻应该向外翻的声音一直存在。

为何把它归到王维名下?

“佩玉春风里,题章蜡烛前。”据《楚辞》“室中之观多珍怪,兰高明烛华容备”之句,可见春秋时期就已出现了烛台,战国时期开始盛行对铜烛台的使用,到了三国、两晋时期,出现了造型多样的青瓷烛台。正所谓“乱世黄金盛世玉”,清代康乾盛世时期政局稳定,疆域辽阔,四海清平,国力强盛,经济快速发展,玉器制作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用玉器制作的各种工艺品品类丰富,精美绝伦。尤其是宫廷特设的造办处制作了大量的清宫御用玉质生活用品,其中很多还有乾隆皇帝的亲笔御制诗文。这对碧玉海晏河清烛台选料考究,通体墨绿晶莹,光洁透亮。造型逼真传神,工匠集阴线、阳线、隐起、平凸等做传统工艺,勾线流畅匀称,龟背纹理清晰,大雁通身勾线补羽饰,纤细如织,另运用线刻技法,更显羽翼质感,碾琢层层深入,细致入微。清中期宫廷艺术讲求“图必有意,意必吉祥”,这对器物雕琢工艺精湛,纹饰新颖独特,是清代宫廷中富有代表性的一件玉雕摆件,从中可管窥到一片“正当海晏河清日,便是修文偃武时”的大清康乾盛世景象。

晋侯墓地发掘工作结束后,北京大学考古系师生持续投入对出土文物的整理和修复工作,在此过程中,发现了疑似鸟尊尾部的残片。以此次鸟尊赴北大展览为契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山西博物院基本确认了残片为鸟尊象鼻的缺失部分。

首先是文献依据:这张《著色山水图》从收藏角度讲,称得上流传有绪。在早期的流传中,被称为《著色山水图》,到了明代成化年间,在都穆和祝枝山的记载中,将此画归到王维名下。

为了文物的完整性,山西博物院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将联合制订晋侯鸟尊修复方案,并向中国国家文物局报批,修复方案获批后,将组织专业人员对晋侯鸟尊进行再修复,让鸟尊尾部尽早原装呈现。

王维作为唐代的大诗人,画名和诗名在当时同样彰显,王维的画作一直是收藏界和学术界讨论的热点和重点。董其昌将王维列为文人画的南宗鼻祖,即是明证。成化时期,这件《著色山水图》很有名,而且当时已经把《著色山水图》的作者认为是王维。这是今天把这张画的作者标记为(传)唐王维的文献依据。

其次,从风格上来看,这件《著色山水图》也与王维画作的文献记载很接近。王维之于唐代山水画的价值,应该是创造了平淡天真这一风格。苏东坡称赞它“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唐代是一个抒情的时代,一种带有诗意的绘画,可以想见带有哪些特点。

历史上,有多件归到王维名下的作品,但从图像的年代风格判断,都不到唐。由于这张画的年份,我们能推断到唐代,而且又有风格上的支持,并且有明朝人的文献著录记载,所以我们可以在标题上说,这是(传)王维的作品,也就是目前可以看到的最接近王维的一件作品。

为什么会认为《著色山水图》是一张唐画?

第一,画幅本身上有北宋人刘唐老的题跋。这则题跋,从书风的时代风格判断,许多专家和学者均认为当属宋人风格无疑。所以这张画的下限应该是北宋。

本文由亚洲城ca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亚洲城ca88